VR fenghui

韓佩 ? 2016-01-16 10:31

摘要: 盡管供職于傳統媒體,《財經》雜志執行主編靳麗萍認為,紙質版最終會消失,因為傳統紙媒的收入主要依靠廣告,目前的商業模式已經無法支撐發行等成本。但她同時認為,深度的內容不會隨著紙質版而消失。

為何做紙媒的大咖們,也認同一個紙張消失的未來?

關于紙質書是否會消失的話題,鈦媒體的作者們正在“紙質書消亡的預言失效了嗎?”的話題里各抒己見,顯然,大多數人還是認為紙質書在短期內并不會消失,“確定感”、“深度閱讀”等這些都是他們列出的理由。

同樣的話題,其實可以問問媒體大咖們。在過去的幾年當中,一家家平面媒體關閉不斷的印證著“紙媒已死”的觀點。從最近一家放棄紙質版的時尚雜志《瑞麗時尚先鋒》,到年初的《壹讀》雜志,再到成都商報總編輯將媒體集團的戰略定義為進入“無紙境”......我們能夠確定的是放棄紙質版、擁抱互聯網變化似乎成了越來越主流的事情。

那么,平面媒體的紙質版會消失嗎——或者說平面媒體放棄紙質版的趨勢會成為主流嗎?

“今年估計又會死掉一批紙媒。”近日一位同行對我感慨到。無獨有偶,在今日頭條對于一百多位媒體從業者的調查中,同樣有超過六成的人認為,“紙媒”消失已經成了主流。

《財經》雜志執行主編靳麗萍持有同樣的觀點,她表示盡管自己供職的媒體仍在作著“紙媒”這樣的事情,但她認為紙質版最終會消失,因為傳統紙媒的收入主要依靠廣告,目前的商業模式已經無法支撐發行等成本。在她看來,紙質作為一種傳播介質,最終肯定會消失,“介質是不應該被留戀的”。

但深度的內容不會隨著紙質版而消失”,靳麗萍在今日頭條關于未來媒體的論壇上這樣說。

下一個媒體形態會是什么?

在今日頭條關于“未來媒體”的論壇討論中,中山大學傳媒與設計學院院長張志安認為,未來的媒體生態將由專業媒體、機構媒體以及自媒體三部分組成,而這也確實是目前的媒體組成結構。從屬性上則可以分為,國家媒體、商業媒體和非營利性媒體。

在他看來,新的新聞生態系統除了屬性的區分之外,還將會有以下三方面的變化,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的調查報道也并不會消失。

大型企業在變局中獲勝:小型或中型媒體無法阻止廣告流失,而超大型企業則可以通過多元經營的優勢,透過交叉補貼方式來彌補損失。

非營利性新聞業的興起:基金會或眾籌支撐的調查性報道網站或中小型社區網站,扮演著小而美的新角色。

整合評鑒式新聞在強化:在線社群會討論或擴展主流媒體生產的新聞,主流媒體更加重視UGC內容。

當然,任何時候,媒體內容為王的本質仍然不可被改變。內容決定了媒體的本質,而渠道決定了媒體抵達用戶的范圍,今日頭條想解決的就是未來媒體內容分發的問題。

在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看來,創作與分發分離是媒體未來形態的重要的趨勢之一,即媒體專注于內容創作,分發交給幾個主要平臺去做。在國外,有 Facebook、Twitter、Apple ,YouTube、甚至 Snapchat;在國內,則是 “兩微一端”(微博、微信和今日頭條客戶端),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點資訊、即刻、鮮果等資訊分發平臺。

“數據比內容創作者本身更知道讀者需要什么樣的內容”,張一鳴甚至舉了App Store的例子來例證分發的力量,然而這似乎并不完全恰當,因為媒體除了完全成為創作機構之外,需要和讀者產生更深層次的互動和連接。

除了上述的一些變化之外,新興技術的變革也帶給了媒體新的想象力,比如那頭站在風口上的豬——虛擬現實。從“媒體報道現場”變為“用戶就在現場”,當VR技術真正的同新聞產業相結合,那么我們傳統意義上的“報道”,勢必也將會改變。

媒體+電商,新的盈利模式?

除了探討媒體未來的形態,我們似乎更有必要探討一些未來媒體的盈利方式,因為,盡管從平面媒體轉戰到互聯網,廣告收入仍是媒體盈利的主要來源之一。

社群經濟和電商的方式是一些內容生產者正在進行的嘗試,比如羅輯思維羅振宇和今日頭條張一鳴。前者社群經濟玩的風生水起,并且剛剛開了自己的淘寶店,后者則打算2016年開始為開通頭條號的媒體們嘗試“電商變現”,具體的做法是:媒體頭條號可以在發表文章時插入商品鏈接及圖片,用戶可以通過點擊鏈接進入電商平臺完成購買。

盡管這是可實現的,但是顯然這更適合垂直類、個性化的媒體,比如時尚、美食類媒體等,完全可以利用“網紅經濟”以及本身就具有的導購屬性來進行電商導流。其次,媒體平臺背后的電商供應鏈又是需要思考和完善的一大環節。

和我觀點類似的,還有前媒體人高樟資本創始人范衛峰,其專注于投資內容媒體,并且已經投資了12個新媒體項目(范衛峰也是鈦媒體作者,他將在今日舉行的鈦媒體原創節上就“我們如何投資新媒體”這個話題做分享)。

范衛峰認為,此前的媒體電商是傳統媒體利用殘存的影響力,在部分還沒有被互聯網覆蓋的人群中銷售商品。如果說新媒體也是利用同種方式,那么除非找到非常高效低成本的途徑。“在各種非常專業的電商都掙扎的情況下,我覺得這條路非常可疑。”他說到,“因此只有個性化和垂直類媒體才能有一絲的可能,這也是未來媒體的趨勢。”

那么純粹做內容報道或深度報道的媒體平臺呢,他們有未來嗎?“這本身已經是一種個性化的需求了。”《財經》雜志執行主編靳麗萍說。(本文首發鈦媒體)

本文作者韓佩?,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

2016年01月17日

對于媒體業的未來,今日頭條CEO張一鳴這么看
今日頭條設金字節獎,尋找最佳科技報道

上一篇

下一篇

為何做紙媒的大咖們,也認同一個紙張消失的未來?

至尊一尾公式规律